作者:吳隱之
吳隱之(?—414),字處默,東晉濮陽鄄城人,生當東晉后期。曾任中書侍郎,左衛將軍,廣州刺史等職,官至度支尚書,著名廉吏。

吳隱之軼事

2016-04-30 07:21 | 閱讀量:284次

賣狗嫁女
  說到東晉的吳隱之,人們很自然會想起他做廣州刺史時飲貪泉而不貪的趣聞,而他做秘書時賣狗嫁女的逸事,卻少有人知道。
  吳隱之在做廣州刺史之前,曾做過多年秘書。他先是為桓溫所知賞,拜奉朝請、尚書郎;接著被謝石點名要過去做主簿;再后來是入朝做中書侍郎。與尚書郎、主簿一樣,中書侍郎也是秘書性職務。吳隱之賣狗嫁女,就發生在他做謝石主簿的時候。
  謝石是東晉著名人物,淝水之戰的晉軍司令便是他。這一仗足以使他名垂青史。謝石對吳隱之的生活很關心。吳隱之的女兒要出嫁,謝石知道他家窮,“遣女必當率薄”,便吩咐手下人帶著辦喜事所需的各種物品去幫忙操辦。到了吳隱之家,只見冷冷靜靜,毫無辦喜事的氣氛,唯見婢女牽了一只狗要去市上賣。原來吳隱之要靠賣狗的錢來做女兒的嫁資!

清廉樂善
  東晉時的主簿,雖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官,其職責無非是主管文書,為將相大臣一幕僚而已。但若論其地位,卻又十分重要;論其權力,有時甚至大得使人咋舌。如桓溫以郗超為參軍,王珣為主簿,時人便有“髯參軍,短主簿,能令公喜,能令公怒”之語,主簿地位之重要和權力之大,由此可知。其時謝石聲譽日隆,炙手可熱,且謝家十分富有,吳隱之在他手下工作,俸祿定當不菲。退一步說,吳隱之的俸祿即使不多,但他只要運用自己的地位和影響,以頂頭上司謝石為榜樣(謝石聚斂無度同樣很有名),能撈的時候就撈它一把,怎么也不會窮到賣狗嫁女的地步。很顯然,吳隱之家窮,是另有原因的。史書上說他“弱冠而介立,有清操”;“雖居清顯,祿賜皆班親族,冬月無被,嘗浣衣,乃被絮,勤苦同于貧庶”。他家窮,原來是他始終保持清廉的操守,又樂善好施造成的。
  眾所周知,兩晉時的官風,是相當腐敗的。何曾父子日食萬錢,石崇與王愷比闊斗富這類丑聞,都是發生在那個時代。在那種環境和條件之下,吳隱之能夠清廉自守,確實難能可貴。特別是上司謝石都聚斂無度,他卻毫不動心,守住清貧,尤其讓人崇敬。后來,朝廷決定派他去廣州做刺史,目的就是希望他到那里去樹立新的形象,改變過去嶺南歷任刺史皆貪污受賄以飽私囊的弊端。

廣州貪泉
  廣州面海環山,多有象牙、珍珠、海味和名貴藥材出產。但因為地處僻遠,瘴疫流行,在東晉時還屬蠻荒之地,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那里做官。只有那些家里貧困而又想發橫財的人才肯去。到廣州做刺史,只要弄上一箱珍珠寶物,幾輩子享用不盡,以往的廣州刺史因此沒有一個不貪的。離廣州二十里一個叫石門的地方,有一口泉叫“貪泉”,據說不管誰喝了這泉水,都會變得貪得無厭。吳隱之不信這個邪,到廣州后,他對親人說:“不見可欲,使心不亂。越嶺喪清,吾知之矣。”為了表明立志清廉,他特意來到貪泉,掬水而飲,并賦詩為志:“古人云此水,一歃懷千金。試使夷齊飲,終當不易心”。意思是:人們都說喝了這泉水,就會貪財愛寶,假若讓伯夷叔齊那樣品行高潔的人喝了,我想終究不會改變那顆廉潔的本心。以后他在廣州,果然始終保持著廉潔的操守,粗茶淡飯,衣物器具也十分簡樸。調離廣州時,他妻子偷偷帶了一斤中藥材沉香木,吳隱之發現了,十分生氣,把它丟到水里去了。吳隱之“處可欲之地,而能不改其操”,嶺南習俗也就日趨淳樸。為了表彰他“革奢務嗇,南域改觀”的操行和政績,元興元年(公元402年),吳隱之被升遷為前將軍,并得到賜錢五十萬、谷千斛的獎賞。
  吳隱之做主簿時賣狗嫁女和他后來做廣州刺史時飲貪泉而不貪,這兩件事表明:真正的清廉之士,是不管處在何種環境和條件下,也不管他手中有權還是無權,都是不會改變其志操的。
  一個人能否保持清廉,其關鍵還在于自己,不能怪罪于環境和條件。

kb88.com下载首页 - 凯时kb88登陆中心